栏目导航
www.570777.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www.570777.com >
新书 日本《民事诉讼法》(张卫平教授 序)
发布日期:2019-08-14 01:28   来源:未知   阅读:

  日本的伊藤线年提出的关于正当当事人的两种机能尤其是为解决大规模纠纷而提出的“纠纷管理权”理论,至今仍具有较大的理论冲击力。是一本日本民事诉讼法领域的经典教科书。以下是清华大学张卫平教授为该书写的代序。

  最初知道伊藤老师是因为读他与他人合著的一本书——《未来民事诉讼法》(日本评论社1984年出版),另外两位作者井上治典、佐上善和也是日本有名的民事诉讼法学教授,堪称当时日本民事诉讼法学的新锐。初读此书还是我研究生刚毕业留校执教之时。《未来民事诉讼法》是改革开放以后,西南政法大学从日本购买的第一批新书。因为书名标明是未来民事诉讼法,又是新书,因此也特别在意。粗读下来,感觉作者观点很明快、新颖,书中谈到许多现代型纠纷的应对问题。我的硕士论文主题就是集团诉讼,由此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包括作者。后来在日本,见到了本书的作者——井上治典和伊藤老师。果然都是很有个性、思维活跃、思想敏锐的学术先进。

  1993年9月,我到东京大学做访问学者,伊藤老师当年4月也刚从一桥大学转到东京大学。在东京大学,虽然我的指导教师是高桥宏志教授,但因为伊藤老师在一桥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刘荣军是我在西南政法大学的同年级同学,通过刘荣军的介绍我认识了伊藤老师。因为读过伊藤的书,所以得见真人时也有一种小激动。初次见面是在东京大学法学部的一个茶室间。伊藤先生身材瘦高,天庭宽阔,身着浅灰格子西服,系着蝴蝶结,儒雅亲和、风度翩翩,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日本学者在公开场合一般都是西装领带,但极少有系蝴蝶结的。伊藤老师的个性由此可见。其间,聊了哪些客套话,现在已经记不得了,但有一句话至今也难以忘记。“张桑,明年这个时候,我请你吃饭。”伊藤老师亲切地说。明年这个时候!我满怀狐疑地看了看刘荣军,刘点了点头,表示没错,就是如此,伊藤老师请我吃饭。

  就是第二年的这一天晚上!伊藤老师请我和刘荣军在东京一家他常去的非常温馨的小餐馆里美美地吃了一餐日料。

  伊藤老师在日本的学术地位和影响,现在已处于巅峰,不仅在民事诉讼法学界,在日本整个法学界也是标志性人物。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日本法制审议会会长就是其社会地位的最突出标识。20世纪90年代,我去日本的时候,人们在论文中经常提到的还是“兼子说”(兼子一)、“三月说”(三月章)和“新堂说”(新堂幸司),但到21世纪,人们在论文中又出现了“伊藤说”,在民事诉讼法和破产法的基本理论方面,伊藤的观点常常被提及。在民事诉讼法学方面,伊藤老师的理论比较注意维系和传承日本主流的通识,理论分析较为客观、中立和平实。

  伊藤老师最初的学术研究集中于民事执行领域,以后转向民事审判制度,重点研究当事人制度和理论,并于1978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专著——《民事诉讼当事人》。战后受美国法的影响,日本法学界亦对美国法有了更多关注。在此大背景之下,1978年至1979年期间,伊藤先生赴美访学,两年间先后在哈佛大学和密歇根大学访学研究,其间又进一步考察和研究了美国民事诉讼中的当事人制度,进而从比较法视角深入阐述了当事人适格中“纠纷管理权”理论,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伊藤的当事人理论。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经济泡沫消散,企业破产问题逼近,伊藤先生又将研究触角伸向了破产问题的研究,并在1988年出版专著《破产法》(至今已出第三版、初版已出中文版),次年出版《破产——破灭还是更生》,1995年完成《民事诉讼法(1)》,1998年出版《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的出版标志着伊藤先生的民事诉讼法学理论体系已经成型。此书在2014年出版第四版增订版,已成为日本民事诉讼法学最重要的体系书之一(该书也是我的案头书之一)。纵观伊藤先生的学术研究,其主要集中于两个领域——民事诉讼法和破产法,并且在这两个领域里均有辉煌的成就。除了出版了诸多关于民事诉讼法和破产法的独著和合著之外,伊藤先生还发表了论文190余篇、判例研究81篇(至2015年5月),著作等身可谓实至名归。在伊藤先生学术研究产出的高峰期,每年产出学术论文均保持在6篇左右,峰值时一年发表学术论文14篇(1983年)。足见伊藤先生学术研究的勤智程度,实为学者治学之楷模与典范。虽已到古稀之年,伊藤老师却依然活跃在日本法学的舞台上。

  今天,我们能有幸读到伊藤先生的这本名作,应感谢天津大学法学院讲师曹云吉博士,没有他几年来的辛勤劳作,不可能有此书的出版。在他考清华大学法学院诉讼法博士时,他提到正在阅读伊藤先生的《民事诉讼法》,我鼓励他翻译此书,并言之为一种对意志的考验,以示激励。曹云吉博士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一年之后拿出了初稿。今天译稿终于付梓,值得祝贺!

  在继续推行改革开放的今天,我相信此书的出版对于我国民事诉讼法学界以及实务界亦是一件幸事。

  【简介简介】在本书当中,作者立基于日本民事司法实务,以旧诉讼标的理论为基点展开论述,并对日本最新的法律修改内容、学说以及判例予以收录并予以评析。

  【作者简介】伊藤真,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日本大学客座教授。研究领域广泛,学术著作颇丰,涉及民事诉讼法、民事执行法、民事保全法、破产法等诸多领域。

  【译者简介】曹云吉 ,天津大学法学院讲师,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师从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张卫平教授。

  本书的翻译跨越了近6年。其见证并陪伴着我走过了考博、读博、毕业、就职等学术旅程。对我而言,其早已不是一部译著,而是生活中的朋友。没有他,也许学术旅程早已终结。每每想到此,无时不感念家师多年的教导与照顾。

  2012年,我第一次到清华大学参加博士考试,当时我以日文作为外语考试科目。面试中,外语一塌糊涂。回到西政不久就收到了“落第”的消息。当时我邮件联系了尚未成为我导师的张卫平教授。当时家师就提出,日本伊藤真教授有一本民事诉讼法教科书,非常不错。若有时间可尝试翻译此书,一来提高日文水平,二来增强专业基础功底。实事求是的讲,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那么坚定的接受了这个“任务”。在又一次的漫漫考博路上,此书的翻译与我同行。

  我依稀记得,在西政的一个学生宿舍,我闭门呆了近半年,在此期间除了学习日文、专业知识外,就是翻译此书。感谢常怡老师,在那段时间给我的几次午饭是那段岁月中最丰盛的午餐;感谢当时在作博士论文的王阁师姐给我寻得的“廉价而又物美”的备考场所。那段时间,我们成了奋斗路上的“邻居”;感谢我的好友谷佳杰博士,那段时光不时的鼓励与帮助,伴我度过了那段“炼狱”般的难忘岁月……。就是这样,在诸多师友的帮助下,几乎“身无分文”但却幸免“露宿街头”。在这样的日子里,这本书的翻译始终“不离不弃”。

  2013年,二次考博之后,我有幸进入清华大学跟随家师张卫平教授从事民事诉讼法学的研究,自此在清华大学度过了近1500个日日夜夜。在清华期间,除了导师的指导外,我有幸跟随王亚新教授、陈杭平老师、任重老师等诸多老师学习,使我对德国、日本的民事诉讼法理论体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提高。当时任重老师刚从德国博士毕业回到清华做博后。在那段博后的“苦旅”中,任重老师教会了我许多。我经常笑谈我们互相见证了彼此的成长。也正是在任重老师的引荐下,我有幸认识了北大出版社的李铎老师。因缘际会,在多次交流之后,李老师提出北大社可以出版此书。自此,本书的翻译、编辑、出版等工作环节,李铎老师费心良多,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由于日文水平有限,家师提出请林剑锋老师、许可老师帮忙对本书提出相应的专业修改意见。我依稀记得,当时我拿着电子译稿去找许可老师,整整一个下午,帮我查看翻译中的相关问题。在此对许可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由于当时翻译的是2013版本,待此书几乎截稿之时,经北大出版社与东京有斐阁联系得知当时伊藤真教授已出版了此书的新版(即本书)。当时考虑过对照旧版,找到相关修改的地方予以修改校对,然后交稿。但是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一来是因为此书的新版并没有具体指示相关的修改之处;二来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应当将此书的新版完整的呈现于读者面前。基于以上原因,我毅然决定从新版第一页重新翻译。自此直到今天亦逾4年。这四年也是家师陪伴我读博、毕业、入职的四年。这段时间里,在家师、诸位师兄师姐、好友的帮助下,完成了《日本民事诉讼法典》的翻译、博士论文的写作·答辩、毕业、入职天大。而正是对《日本民事诉讼法典》的翻译以及博士论文的写作使我对日本民事诉讼法学的认识有了更进一步提高。而这也就为此书的翻译上了一份“质量保险”。

  这几年对此书的翻译时断时续。为了保证本书翻译的质量,我在翻译完初稿后校对了三遍,挑出“不像中国话”的地方、翻译不懂的地方,以便向师友请教。对于此,我特别感谢中央财经大学的林剑锋老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刘颖老师、中国政法大学的史明洲老师等师友。他们对本书中译者无法翻译的难点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译文”供参阅,使本书又添了一份“质量保险”。

  2017年,蒙家师举荐、孙院长赏识,我有幸能够进入天津大学继续从事我所喜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法学院的工作条件以及老师们亲切友善的工作氛围给我提供了优良的研究环境。可以说与当年翻译前一版相比,此时并非身无分文,更遑论露宿街头。本书能在北洋法学楼“杀青”,亦要感谢学院俞风雷教授对本书的多个翻译难点给出的专业解答。

  翻译是一件“苦差事”,更是一份“良心活”,还是那句话,“不求尽善尽美,但求尽心尽力”。对我而言,本书的翻译早已不是为了一项学术指标,而是在“装点”自己的朋友。此书出版为自己的博士生生活正式画上了句号,更重要的是,完成了多年前对家师的“许诺”,以此回报家师至今仍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照顾。

  最后,衷心的感谢北京大学出版社的信任以及漫长时间的等待,感谢李铎老师的辛勤工作,尤其是已经记不清次数的耐心修改与校对。